從東邊的院子里傳來了陣陣爽朗的讀書聲,這高墻大院里可不是學院,而是私塾。

在一間寬敞的房間里,約莫坐著一二十個孩子,這些孩子穿著打扮參差不齊,有的奢華艷麗,而有的卻樸素襤褸。

這是王家開辦的私塾,王家老爺是遠近聞名的大善人,讓那些家丁奴仆的孩子也可以到私塾里讀書,與王家的子弟一般,日后也可開智知禮。

在臺上四平八穩的坐著一個年輕男子,他臉色微白,但精神飽滿,頭戴方巾,桌子上還放著一根藤條,那些孩子眼神看向男子的時候都不住的閃躲,想是有些畏懼這個男子。

這個人名叫齊云,本是一個落魄的秀才,不過王家老爺念其才學豐厚,又只是為這些孩子們啟蒙,所以便請其為王家做西席,每月里也有十來兩的銀錢,也能松活度日。

齊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不動聲色道:“好了,時間到了,你們散學后可得勤讀詩書,不可貪玩荒廢,明日還要考考你們的經義。”

這一句話說完,底下的學生都轟鬧了起來,恐怕他們早就盼著這一刻了。

齊云也收拾東西,回到了王家為其準備的房間,他來王家做西席,雖然是王老爺伸了援手,但卻也是禮儀周到,王家上下都對齊云很是客氣。

歷來讀書人都有一股子的文氣,講究十年寒窗苦讀,力求有朝一日金榜題名,光宗耀祖。

齊云也不例外,他四歲啟蒙,八歲便是童生,十歲便中了秀才,只是老天似乎已經把恩澤在這十年間全都給了齊云,自此之后,卻是屢試不中,漸漸的荒廢到二十五歲的年紀,除了一肚子的經綸,便是一貧如洗了。

“咚咚咚”

門外響起了敲門聲,隨即一個清甜的聲音傳了進來:“齊先生,小姐讓小翠給您送午飯來了!”

齊云把門打開,門外站著一個插著翡翠珠釵,相貌清秀的可人丫鬟。

這丫鬟叫小翠,是王家大小姐的貼身丫鬟,王小姐似乎對齊云另眼相看,生活上的事情都對齊云照顧得面面俱到。

小翠笑著走進來把飯菜放下來,施施然道:“我家小姐說了,今兒個天冷了下來,府里也要采購棉衣了,待會有裁縫店的伙計來給齊先生量下尺寸,也好給先生做幾件棉衣,萬勿忘了!”" />

首頁 > 武俠仙俠

靈榜

深秋的時節已露出了些微的寒意,天氣正下著蒙蒙的細雨,秋雨蕭瑟,這連綿的雨平白弄得人心煩。

從東邊的院子里傳來了陣陣爽朗的讀書聲,這高墻大院里可不是學院,而是私塾。

在一間寬敞的房間里,約莫坐著一二十個孩子,這些孩子穿著打扮參差不齊,有的奢華艷麗,而有的卻樸素襤褸。

這是王家開辦的私塾,王家老爺是遠近聞名的大善人,讓那些家丁奴仆的孩子也可以到私塾里讀書,與王家的子弟一般,日后也可開智知禮。

在臺上四平八穩的坐著一個年輕男子,他臉色微白,但精神飽滿,頭戴方巾,桌子上還放著一根藤條,那些孩子眼神看向男子的時候都不住的閃躲,想是有些畏懼這個男子。

這個人名叫齊云,本是一個落魄的秀才,不過王家老爺念其才學豐厚,又只是為這些孩子們啟蒙,所以便請其為王家做西席,每月里也有十來兩的銀錢,也能松活度日。

齊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不動聲色道:“好了,時間到了,你們散學后可得勤讀詩書,不可貪玩荒廢,明日還要考考你們的經義。”

這一句話說完,底下的學生都轟鬧了起來,恐怕他們早就盼著這一刻了。

齊云也收拾東西,回到了王家為其準備的房間,他來王家做西席,雖然是王老爺伸了援手,但卻也是禮儀周到,王家上下都對齊云很是客氣。

歷來讀書人都有一股子的文氣,講究十年寒窗苦讀,力求有朝一日金榜題名,光宗耀祖。

齊云也不例外,他四歲啟蒙,八歲便是童生,十歲便中了秀才,只是老天似乎已經把恩澤在這十年間全都給了齊云,自此之后,卻是屢試不中,漸漸的荒廢到二十五歲的年紀,除了一肚子的經綸,便是一貧如洗了。

“咚咚咚”

門外響起了敲門聲,隨即一個清甜的聲音傳了進來:“齊先生,小姐讓小翠給您送午飯來了!”

齊云把門打開,門外站著一個插著翡翠珠釵,相貌清秀的可人丫鬟。

這丫鬟叫小翠,是王家大小姐的貼身丫鬟,王小姐似乎對齊云另眼相看,生活上的事情都對齊云照顧得面面俱到。

小翠笑著走進來把飯菜放下來,施施然道:“我家小姐說了,今兒個天冷了下來,府里也要采購棉衣了,待會有裁縫店的伙計來給齊先生量下尺寸,也好給先生做幾件棉衣,萬勿忘了!”
關注【愛頭像】微信公眾號:愛頭像 ←長按復制微信→添加朋友→公眾號→粘貼→搜索→關注

靈榜

深秋的時節已露出了些微的寒意,天氣正下著蒙蒙的細雨,秋雨蕭瑟,這連綿的雨平白弄得人心煩。

從東邊的院子里傳來了陣陣爽朗的讀書聲,這高墻大院里可不是學院,而是私塾。

在一間寬敞的房間里,約莫坐著一二十個孩子,這些孩子

2019-06-12 07:04:59

天天北京pk10网页计划